中亿财经网期货 - 汇聚黄金,期货,外汇交易,投资理财等多种理财网站 网站地图
网站首页 新闻 股票 期货 现货 基金 债券 外汇 黄金 银行 保险

“国内元宇宙第一股”要来了?

股票 未知
>

元宇宙的“前世今生”

元宇宙其实并非近两年的新定义, 早在1992 年,尼尔·斯蒂芬森在其科幻小说《雪崩》中就提出了“Metaverse”和“Avatar”这两个定义。大家在“Metaverse”里可以拥有我们的虚拟替身,这个和现实紧密连接的虚拟世界就被称作“元宇宙”。

但在当时,因为技术与元宇宙定义之间的鸿沟过大,元宇宙并未遭到不少关注。

2020年,疫情加快了新技术的进步,同时愈加速了非接触式文化的形成,这就致使人类社会达到了虚拟化的临界点。

而紧接着就是被大伙称为“元宇宙元年”的2021年,这一年元宇宙的定义才真的爆发。大家可以跟着时间线走,来看看元宇宙为何偏偏就在2021年“爆”了。

出处:招股书

然而,在行业角逐日益激烈的状况下,飞天云动在研发上的投入并不太理想。2018年至2020年与2021年上半年,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758万、1142.5万、1504.6万元,2021年上半年研发投入为901.2万元,分别占的当期收入的4.6%、4.6%、4.4%及3.2%。

而对于主营业务是基于AR/VR这等“花钱”技术的飞天云动而言,每年4%左右的研发投入能否支撑其企业的角逐优势,还需打上一个问号。

一位投资人也曾表示,“仅从塑造元宇宙来讲,这本身就是一个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的投资行为,因此没足够的投资其实非常难塑造出真的意义上的元宇宙”。这也是尽管眼下定义热潮不断,但长期资金依旧只看好巨头的主要原因。

元宇宙定义确实在去年带火了不少科技公司,但事实上喧嚣过后总是一地鸡毛,想要依赖定义而活是非常困难的,培养技术上的核心优势好像会愈加靠谱。现在,一些元宇宙定义股也已经呈现下跌趋势——Choice数据显示,2021年有22只元宇宙定义股的股价回落。

正如不久前人民日报对元宇宙的评论:“虽然元宇宙好像拥有广阔空间和多种可能,但现在还是一个尚未成型的新兴事物。每一个人仍需理性看待目前的元宇宙热潮,警惕任何以科技和将来为名义的忽悠。是镜花水月还是触摸得到的将来,是资本炒作还是新的赛道,是新瓶装旧酒还是科技新突破。可以冷静三思,谨慎防范热到烫伤的风险。”

因此,在追逐“元宇宙”定义的同时,若需要构成闭合的元宇宙的商业系统,新技术的落地和应用是至关要紧的,也是基础性的条件。

靠AR/VR切入元宇宙赛道

和罗永浩官宣入局AR /VR /MR范围前多次提及“元宇宙”定义一样的是,主营业务在AR/VR服务范围的飞天云动,冲刺港股IPO时也不忘带上元宇宙定义,不只直言要搭建我们的元宇宙平台,更是在招股书中256次提及了“元宇宙”:

在“大家的使命”介绍中,公司表示要凭着AR/VR技术打破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之间的次元壁垒,并赋能顾客达成数字化升级及业务补充,“大家立志帮每名顾客进入元宇宙,连接彼此,并达成元宇宙年代的数字价值商业化,从而塑造大家自己的元宇宙平台”。

尽管企业的招股书中将“元宇宙”作为核心卖点,但作为公司元宇宙基石的“飞天元宇宙”平台,事实上成立于2021年11月,距今不足3个月。不过,也有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,作为一家游戏起家的公司,飞天云动在搭建元宇宙平台上会有肯定的势能优势。“游戏+推广是飞天云动的强项,假如能非常不错的结合会有意料之外的成效。”

而飞天云动是如何将公司业务与元宇宙挂上钩的呢?其讲解称:AR/VR是达成及赋能沉浸式元宇宙体验的要紧应用,且为元宇宙进步过程中的先决条件和进场壁垒。

现在,公司主要通过提供AR/VR内容及服务和AR/VR技术,活跃于场景应用及底层技术层。公司已创建提供AR/VR有关全方位服务的业务,主要包括AR/VR服务、AR/VR内容、AR/VR SaaS 、IP业务。

简言之,飞天云动的主营业务是为顾客在VR、AR等场景中制作、投放广告等推广内容。

AR/VR服务就是“我开发且助你用”的模式,即:公司透过与媒体平台及其加盟合作,为顾客提供服务解决方法,包括投放AR/VR互动内容广告。最后按服务结果向顾客收费。

AR/VR内容是“我开发,你来用”的模式,即:公司依据顾客的需要开发AR/VR内容,顾客将此运用到其业务中,并提供予终端用户用。公司通常在提供内容商品时向顾客收取一次性的成本。

AR/VR SaaS是“你开发你用”的模式,即:企业的AR/VR SaaS平台赋能顾客自己生成、发布及借助有关AR/VR的内容。公司向顾客收取订购SaaS商品或开发定制SaaS解决方法的成本。值得注意的是,2020年,飞天云动还成为腾讯的合作伙伴,其AR/VR SaaS平台成为唯一入选腾讯千帆计划的AR/VR商品提供商。

IP业务就是公司向顾客授出IP权,让顾客可以开发游戏、动漫、电视剧、电影等作品。不过在这一业务上,公司重心主要在:用IP资源来支持AR/VR业务,并依据个别状况授出IP权,以满足特定顾客需要。

依据各项业务的收入状况,飞天云动主要的收入出处集中于AR/VR服务和内容两项业务上。并且,从财务指标看,2018年到2021年,这两项业务得到了飞跃式的进步。从2018年收入7515万元、收入占比45.8%,跃升到2020年2.5645亿元、收入占比75.8%。2021年前6月,收入占比甚至攀升到91.4%,前6月AR/VR服务上的收入已超2020年全年在该项业务上的收入。

出处:招股书

依据艾瑞咨询的资料,按收入计,公司在中国的AR/VR内容及服务市场排行榜第一,在2020年占市场份额的2.3%。

而值得注意的是,相较于眼下本就不算大的VR/AR市场,“VR/AR内容服务”市场还要再小一圈。2020年这一市场的规模约为115亿元人民币,至2021年经历一轮高速增长后也不过211亿元。

与此同时,招股书还透露:这一范围的角逐者超越5000家。而飞天云动即便坐上行业头把交椅,占比也不足3%,这也意味着行业还处于进步的刚开始期,飞天云动的市场份额优势还并不明显。

出处:飞天云动官方网站

都在谈元宇宙,那样元宇宙这阵风是如何吹来的呢?被寄予厚望的飞天云动又能否在元宇宙加持下,一飞冲天呢?

出处:Google搜索指数

依据Google搜索的数据统计,去年“Metaverse”的全球搜索热度的变化有两处值得关注。

第一是2021年4、5月那段时间,一直沉寂的指数忽然上升。而这一变动其实是因为“在线乐高游戏”Roblox在纽交所DPO上市,并且在招股书中正式抛出“元宇宙”这一定义。通过这波定义炒作,元宇宙算是真的进入大众视线,Roblox也凭此成为全球“元宇宙第一股”,上市当日市值直逼400亿USD。

但假如把时间线拉长,4、5月这次的热度与十月之后的热度相比,就是小巫见大巫了。为何在十月,“元宇宙”彻底“爆”了呢?这一次是由于Facebook改名“Meta”,并且宣布正式进军元宇宙,抛出预计达1000亿USD的元宇宙投资计划。Facebook一出手,紧接着微软、Google、耐克、英伟达、GREE等海外大厂纷纷入局。当然,国内科技巨头腾讯、华为、字节跳动等也紧跟时尚。

至此,元宇宙有关的大致时间线就梳理了解了。

招股书含“元”量极高,

在刚刚过去的2021年中,“元宇宙”的定义炒作如火如荼地进行,一举成为定义“顶流”,站上风口。

与此同时,不少科技巨头竞相抢夺这张“入场券”,赶忙贴上布局元宇宙的标签,娱乐圈、媒体界都密切关注着这个定义。因此,出现了如此的现象:科技公司都想捆绑上元宇宙定义、明星在元宇宙开演唱会、周董在元宇宙平台Ezek买“幻象熊”、林俊杰元宇宙买地、各大新闻媒体发文谈元宇宙……

所有人都在关注:哪家公司将成功夺下“国内元宇宙第一股”的头衔呢?

而就在两周以前,北京飞天云动科技公司向港交所递表,拟于其主板上市。飞天云动也由此被寄予成为“国内元宇宙第一股”的厚望。

出处:招股书

汪磊,出生于1982年,兼具游戏人和广告人的双重身份。自2005年7月从北方工业大学智能化专业毕业后,他先后在掌中万维、掌趣科技从事资讯科技和游戏开发类工作。在他的掌舵下,公司自主研发出多款单机手游,包括《飙车之神》、《爱丽丝仙境消消乐》、《战地枪神》等。

2015年,VR在国内兴起,汪磊抓准机会开始做有关积累,2017年他决定将公司重心转向AR/VR内容及服务。

在当时,AR/VR这项新技术的有关业务极其花钱。因此,汪磊开始拓展企业的筹资途径。2017年,掌中飞天科技申请新三板上市,同年7月14日,公司成功登陆资本市场。

此后,掌中飞天科技业务迎来起飞阶段,公司推出其首个AR/VR SaaS平台。公开数据显示,2018年,公司达成营收1.70亿元,较同期增长114.43%;归是挂牌公司股东的净收益为4354.12万元,较同期增长129.18%。

然而,正当掌中飞天科技处于方兴未艾的进步阶段时,汪磊却作出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决定:退出新三板。他在招股书中讲解道:“为推行大家的将来业务方案,且寻求在其他证券交易平台,以进入投资者群更广的资本市场。”

2019年8月27日,掌中飞天科技的股份正式从新三板除牌。随后几年,公司SaaS平台进一步迭代,VR全景门店项目启动,全方位覆盖多行业。除此之外,公司该与百度VR达成策略合作,并成为京东VR核心提供商。

下面的故事就显而易见了,2021年“元宇宙”定义大爆发为公司带来巨大机会,让这家深耕AR/VR多年的企业得到市场很多关注。

2021年11月30日,掌中飞天科技正式成立元宇宙主题新业务“飞天云动”;12月2日,掌中飞天宣布进入“元宇宙”范围,并更名“飞天云动”;12月28日,公司正式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。

在CEO汪磊的带领下,公司不但完成了转型,还成功抓住了爆火定义“元宇宙”,并试图敲开IPO大门。

出处:招股书

通过进一步剖析,公司主要的业务——AR/VR服务、AR/VR内容与AR/VR SaaS——的毛利率整体都呈现出小幅上升的趋势。因此,综合毛利率的大幅降低主要就来自于IP和其他业务的毛利率变动。

对这两项业务毛利率的降低,公司分别讲解称:IP业务毛利率渐渐降低主要因为大家计划将IP资源用于推进AR/VR业务日后进步,并将高水平IP权留作自用;其他业务的毛利率降低是因为大家于 2019年结束的游戏及游戏有关业务的毛利率较高。

在考虑相对变动的基础上,大家还需要关注其绝对值的大小。事实上,飞天云动毛利率并不低。其中以AR/VR SaaS业务的毛利率最高,达到50%以上,第二是AR/VR内容,毛利率保持在47%。

游戏“起家”,成功转型

飞天云动的故事其实要追溯到2008年。那年3月份,杨雪凯、郭晓峰、宋鹏鹏三人一同出资成立掌中飞天科技,从事游戏有关业务,而这便是飞天云动的前身。

2009年,公司主要股东汪磊、李艳浩等,与三人签订股份出售协议,回收其全部持股。同年,汪磊正式从掌趣科技辞职,加入到掌中飞天科技担任总经理。招股书显示,汪磊目前是飞天云动第一大股东。

曾有媒体报道,2017年,湖南卫视主持人杜海涛也参与掌中飞天的投资,持股比率达到8.6%,一举成为该公司第三大股东。但伴随掌中飞天继续增资,杜海涛持股比率逐步降低,2021年8月,杜海涛将其所持股份以183.93万元的价格出售供应。

是不是经得起“第一股”检验?

从公司营收上来看,2018年至2020年,飞天云动分别收入1.64亿元、2.51亿元、3.39亿元,年复合增长率达到43.76%。2020年前6个月与2021年同期的收入分别为1.21亿元、2.78亿元,翻了一倍多。

假如仅看综合毛利率的变动,主要的变动在于2018年的41.7%降至2019年的30%。

>
下一篇:没有了

关注我们